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查看目錄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孫氏并不難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兩朝為后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最新網址:www.mrbig-hk.net
    一進羊府的門,羊獻容就覺出了氣氛的不同,除了劉凌來迎她,就再沒有旁人了,別說這于禮不和,就沖她難得回趟家,這也是不應該啊。

    劉凌抿嘴一笑,道:“你把老太太的寶貝孫子給打了,老太太氣了幾天了,你哥嫂在哄呢,聽你來了要出來接你被老太太攔住了。”

    羊獻容無奈地點點頭,抬腿直往孫氏房間的方向走去。其實這事說大不大,可胡府的人不愿意輕易放過,所以鬧得人盡皆知,連帶著東宮的消息也被放了出來,太子被禁足罰抄,身邊兩個人挨了打。羊府很快也收到了消息,孫氏一聽孫兒挨打了,當即怒了,得知是羊獻容下令打的,還打得不輕,頓時飯也不吃了,悶在屋子里生氣,這氣一生就生了兩天。孫氏年紀大了,天氣又熱,羊附生怕她氣出個好歹,便親自端著飯菜伺候,可老太太就是不聽勸,況且她只知道阿齊挨了打,這兩天是個什么情況也沒人來告訴一聲,這一著急,更是沒了胃口。

    羊獻容揣著顆心,讓司馬宣華先和劉凌去前廳等著,她則帶著念兒進了孫氏的屋子。孫氏正躺在榻子上閉著眼,羊附和蘇塵坐在旁邊垂著頭,顯然是挨了罵也沒了章法。

    羊獻容推了推念兒,念兒便如娘親教她的那樣小跑到孫氏身邊,甜甜地喊了聲:“外祖母,念兒來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孫氏聞言睜開眼,看見念兒立刻露出了笑臉,一把摟過她,心兒肝兒的叫著,再一抬眼,看見羊獻容訕笑著站在門口,登時又沉下臉,復躺了回去。羊獻容慢慢靠近,小心翼翼地喊了聲“娘親”,見孫氏不理她,便整個人貼了上去,抱著孫氏撒起嬌:“娘親不要我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做甚?只會窩里橫。”孫氏不睜眼,只嘴里恨恨地說道:“阿齊多大的孩子,經得起你那般打他?”

    羊獻容摸摸鼻子不敢吭聲,又不好意思地看了眼羊附,打了阿齊這事,最對不起的當然是哥哥,這是哥哥最愛重的兒子,自己都沒有動過一個手指頭,倒先讓她打到下不了床,說出去,怎么著也是她不占理。

    羊附沖羊獻容眨眨眼,笑了笑,道:“兒子和妹妹,我自是選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羊獻容還沒有給出反應,孫氏先坐了起來,指著羊附罵道:“那你生什么兒子?還把他送到宮里去,不待見他早說,我來養,用得著你把他往死路上送?”

    這話便有些重了,孩子是交給了姑姑,怎么就往死路上送了?羊獻容也不敢吭聲,陪著笑臉坐在了一邊,羊附便安撫起了母親:“去宮里是讓他歷練,挨打是因為他犯了錯,容兒有容兒的難處,她在宮里難做,也是不得已而為之。”

    這話在這兩天里羊附說了不知多少次,孫氏聽煩了,什么不得已而為之,哪有挑自家孩子下手的道理?那司馬覃犯的錯到頭來就罰抄了幾遍書,旁邊不想關的人倒是挨了打,這便是不得已嗎?孫氏瞪了羊獻容一眼,莫不是真把那便宜兒子當成自己生的了,而忘了誰是跟自己有血親的人。這話孫氏沒說出來,可堵在心里幾日了,雖司馬覃也是她帶了兩年的孩子,可到底跟她沒什么關系,遇上這樣子的事情,心自是偏到自家孩子身上,也認為羊獻容也應該偏心才對,所以她才想不通,更生氣了。

    蘇塵見孫氏面色不善,顯然是被羊附的話給氣到了,這種哄人的事情不適合他做,哄了幾天了沒什么效果,現在羊獻容來了就應該交給她。所以蘇塵一拉羊附,又給羊獻容使了個眼色,便帶著羊附,又領著念兒先離開了。

    等屋里就剩下羊獻容和孫氏兩人時,羊獻容才又坐到孫氏身邊,輕聲說道:“阿齊沒事,我給他上過藥了,皮外傷,這兩日已經好多了,他是我親侄兒,我能不疼他嗎?”

    孫氏“哼”了一聲沒吭聲,還在生氣。

    羊獻容換上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,哀怨地問道:“娘親心里就只有阿齊這個孫兒,沒有女兒了嗎?”

    孫氏聞言偏頭看了一眼羊獻容,見她好似瘦了幾分,精神也不太好的樣子,心便軟了下來,嘆口氣,道:“那你也不該打他,那孩子哪受過這樣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是女兒的錯。”羊獻容見孫氏軟了下來,立刻好生哄道:“我打了阿齊是犯了一個錯,好在阿齊沒事,我罪孽也沒那般深重。可若您因為這事氣病了,餓出問題來了,那我真是罪孽深重,罪不可恕了,娘親讓我到時可如何是好,念兒年紀還小,您人心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”羊獻容話還沒說完,孫氏一巴掌拍到了她的手上,嗔怪地說道:“什么話都敢亂說,沒個忌諱。”孫氏說完,手肘撐著榻坐了起來,問道:“阿齊真沒事?”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羊獻容肯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派人出來說一聲,害我這幾天擔心的。”孫氏抻了抻肩膀,由著羊獻容給她穿上鞋子,又問:“娘不是不能理解你,可我心疼那孩子可憐,幼時身體不好,小小年紀又沒了娘,好不容易家里的事情順當了又給弄宮里去了,那是什么地方,我能不擔心嗎?你有時候要顧全大局,可不能忘了,阿齊是羊家唯一的根,該護還是得護著,可不能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羊獻容點著頭,看孫氏心情好了,這才問道:“阿齊怎么就成羊家唯一的根了?二哥那邊可是馬上就有兩個姓羊的出來了,若是男孩,那不也是根?”

    孫氏頓了頓,白了羊獻容一眼。羊獻容笑笑,將她攙到小幾邊坐下,把筷子遞到她的手里,坐在一邊,看著娘親慢斯條理地吃著飯。

    “你在宮里還缺吃缺喝嗎?”孫氏不經意地問道,又看了羊獻容一眼,才問道:“怎么就瘦了?念兒也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瘦,您哪次見我都覺得我瘦了。”羊獻容笑嘻嘻地說道:“念兒是長個兒了。”

    孫氏吃了半碗飯便覺得飽了,她和羊獻容一道去了前廳,剛進門,劉凌便樂呵呵地沖羊獻容擠眼睛,逗趣道:“老太太哄好了?”

    羊獻容點點頭,羊附便跟著問道:“娘親不氣了么?飯可用過了?”

    羊獻容又點點頭,表情里帶著一絲得意,羊附便笑著沖她豎起了大拇指,要論哄母親的功夫,還真是沒人能比得上她。

    羊獻容扶著孫氏坐下后就在她身邊坐下了,剛喝了口茶,就聽見羊附說道:“你今日這般大張旗鼓地回來,總不是就告訴我們一聲阿齊的狀況吧?還有什么事?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哄哄娘親,怕她氣我不要我了。”羊獻容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得了吧。”羊附也笑了起來:“就我們幾個,有哪一個有你在娘親心中的分量重?娘親若是連你都不要,怕是早把我們攆出家門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笑了起來,氣氛輕松了下來,羊獻容回頭看了一眼孫氏,見她也笑著,心情不錯的樣子,才問道:“大哥可有興趣進宮陪阿齊?”

    羊附一怔,眉頭立刻鎖了起來。孫氏倒是樂了,忙問道:“可以嗎?這感情好,有他進宮看顧著阿齊,我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蘇塵也意識到羊獻容話里的意思怕不是表面的意思那般簡單,于是趕忙問道:“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羊獻容便將自己的意思說了出來,反正是要給司馬覃找師傅,找誰不是一樣,還不如找自己人,至少是可以信任的。她別的不擔心,只擔心羊附的想法,畢竟一入朝堂,許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了,以羊附淡泊的性子,恐怕不愿趟這趟渾水。

    羊附皺著眉頭想了想,問道:“只是入東宮講學嗎?”

    羊獻容肯定地點點頭:“咱們羊家已經有個羊挺了,他是武職,又風生水起的,東海王不是什么大度的人,你就算想在朝堂上有番作為他恐怕也不愿意。我擔心的倒是詹事府的那幫人得東海王授意為難你,你雖不沾朝事,可到底是入了官場,總歸不能像現在這般清閑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無礙,為了你為了阿齊,這并不算什么。只不過,”羊附看了蘇塵一眼,默不作聲地抓住了她的手,道:“這羊府就只剩下你嫂嫂一個人打理,我擔心她辛苦忙不過來。”

    孫氏手一揮,道:“你去吧,家里還有我和凌兒吧,少了你這家也垮不了。”

    羊附不做聲了,羊獻容一笑,往孫氏身上一靠,道:“你們瞧瞧,還是孫子親,當初讓阿齊入宮,老太太難過的什么一樣,千攔萬攔沒攔住還不高興。如今讓大哥入宮,老太太就怕他不往這火坑里鉆,使勁往外推呢。”

    一席話說得大家又笑起來,孫氏氣得要撕羊獻容的嘴,眼神卻是寵愛的。

    等大家笑夠了,劉凌才問道:“那讓羊附哥進宮也不是你說了算的,東海王同意嗎?”

    “再說吧。”羊獻容聳聳肩,可這幾日的感受讓她有個奇怪的直覺,東海王會批準這事兒,可是,到底為什么呢?
最新網址:www.mrbig-hk.net
啃書小說網(啃書小說網)的最新網址: www.mrbig-hk.net 。CC域名非常好記。第一時間閱讀《兩朝為后》的最新章節
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“左右鍵[← →]”快捷翻頁,按“回車鍵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節目錄.返回頂部

喜歡看兩朝為后的人也喜歡看

尊龙d88app - 尊龙人生就是搏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