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查看目錄

第二百二十三章 人人自危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這后宮有毒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最新網址:www.mrbig-hk.net
    淳嘉這話一出,其他人也還罷了,才問過皇嗣男女的德妃面色就是一僵,暗暗懊惱自己失言:連天子都率先詢問貴妃,自己這個貴妃的好妹妹,居然首先去關心皇嗣的性別?

    這要是叫貴妃知道了,就云風篁那睚眥必報的性-子,還能不記恨?

    她趕快彌補:“陛下,算著貴妃姐姐進去的辰光,再聽聽皇嗣哭聲的中氣十足,姐姐她一準兒沒事呢!畢竟姐姐福澤深厚,又有陛下親自坐鎮,真天子庇護,哪里還會有什么閃失?”

    然而淳嘉壓根沒理會她,自顧自盯著產房門口,等著里頭人的回復。

    德妃討了個沒趣,尷尬的低頭整理袖子。

    片刻,產房的門稍微開了點,清人抱著收拾好的襁褓出來,里頭新生嬰兒紅通通皺巴巴的,頭頂胎發卻十分濃密,一面交給淳嘉,一面強笑著道;“恭喜陛下,娘娘誕下一位小皇子!”

    淳嘉隨手接過孩子,因著如今膝下子嗣眾多,他抱孩子的手勢也算嫻熟,此刻心思卻全然不在這才落地的皇子身上,只隨意看了兩眼,就繼續問云風篁如何了?

    瞥見清人張了張嘴似乎不好回答的樣子,面色一沉:“到底怎么了?皇嗣不是已經落地了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娘娘剛剛硬撐著生下小皇子,這會兒暈過去了。”清人連忙跪下來,“太醫正在為娘娘把脈!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太過勞累的緣故?”皇后跟德妃剛剛都有些沒臉,此刻聞言就沒說話,淑妃見狀就上來安慰淳嘉道,“休息會兒應該就成了。之前妾身生產時,也是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但今兒個的浣花殿,似乎是跟各位后妃杠上了。

    淑妃才說完這話,里頭就有宮人驚呼出聲!

    外間聽到這動靜就是驚疑不定,須臾自從云風篁懷孕以來專門負責照顧貴妃的太醫親自出來,面色慘白的跪下向淳嘉請罪:“陛下,臣在貴妃娘娘剛剛飲用過的參湯里發現了些不好的東西,如今貴妃娘娘情況……不是很好!”

    全場霎時間鴉雀無聲!

    淳嘉抱著襁褓的手臂下意識的一緊,有那么片刻,走過來的淑妃看到素來以溫文爾雅示人的天子,眼底戾氣勃發,眉宇之間盡是陰鷙。

    “……召孫聿。”皇帝目光如電,迅速環顧了一圈左右,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后妃們的懷疑,他甚至連素來跟貴妃交好的德妃都沒放過,森然的目光看的魏橫煙下意識低了頭。

    爾后將襁褓交與清人,冷冷吩咐,“命太醫院擅長婦嬰的太醫統統都過來!”

    這晚宮里一片兵荒馬亂,連久不問事的太皇太后都被驚動了,于黎明時分喚了近侍入內詢問:“哀家聽著太液池那邊似有喧嚷,這是怎么回事?難不成宮門又有了變故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好像是貴妃早產了,太醫查到貴妃飲食里被做了手腳,陛下震怒,徹查六宮。”宮人趴在腳踏上,低聲說道,“皇城司使都被連夜宣入宮……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哼笑了一聲,道:“原來是小云氏……哀家就說怎么會這樣熱鬧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問,“小云氏生下來沒有?”

    “生下來了,據說……還是位小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皇子啊?以后這宮里,只怕會更熱鬧。”太皇太后語氣復雜的道了句,“罷了,袁氏曲氏都走了,哀家這個所謂的皇祖母更加不好多事,隨他們去罷。”

    她搖了搖頭,放下帳子,“同明惠云安說一聲,這兩日,就先別進宮討嫌了。有什么事情,等風頭過后再說!”

    宮人正要答應,就見太皇太后的動作一頓,似自言自語道,“貴妃……卻一向同明惠不甚和睦……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漸漸皺起眉,抬起頭來,輕聲吩咐,“這樣,你立刻派人去宮門口守著,等宮門開了,就立刻去明惠那兒幫她瞧著點!若這事兒不涉及到她,那就跟咱們全無關系。若是……總之給那孩子防著點!”

    要是其他后妃生產的時候攤上事情也還罷了,太皇太后才懶得操心。

    問題是敏貴妃實在不是什么省油的燈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甚至懷疑所謂的早產跟被人下藥是真是假?

    畢竟就云風篁這樣的手腕心機,想坑她,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之前宮變之后的舟楫傾覆,袁太后算是非常果斷、坐言起行了,發難也足夠突兀,太皇太后聞訊后都覺得這袁氏能夠從王妃做到王太妃再到皇太后,可不是沒緣故的。

    但是結果呢?

    云風篁安然無恙,被淳嘉庇護在絢晴宮中波瀾不驚的過關。

    倒是始作俑者袁太后,非但家族因此幾近覆滅,甚至自己還不得不遠遁千里,返回故里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內情雖然沒人告知太皇太后,但以她生長宮闈的經驗跟資歷,也能猜的七七八八,故此眼下壓根懶得理會什么敏貴妃不好了的消息,卻尋思著明惠最近招惹貴妃沒有?就算沒有,也未必安全,畢竟,貴妃可是個記仇的。

    明惠大長公主這些日子其實十分的安靜。

    饒是如此,太皇太后還要為她操心,其他人就更別提了。

    連德妃回到琴德殿上都覺得心兀自在怦怦直跳,忍不住尋思自己雖然對貴妃姐姐不免有些小小的妒忌,可平常決計沒有表現出來罷?在聽說貴妃懷孕后,也悄悄兒祈禱過讓她生個皇女就成,可千萬別生皇子之類……但,至少從來沒希望過貴妃有個三長兩短不是?

    更別說這么做了……

    這事兒,應該牽扯不到自己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回想淳嘉當時的眼神,魏橫煙總覺得心里難以安定。

    她還算好的,主要是平時膽子就不大,被天子難得的疾言厲色一嚇唬,難免心里不定。

    皇后跟淑妃是回到自己宮里就跟心腹一起抱頭大哭了!

    皇后哭的是:“本宮自來同貴妃不算和睦,可也從來沒想過去害她……她那么厲害,不朝本宮這崇昌殿伸手就不錯了,本宮哪里來的本事去害她?!陛下剛剛看本宮的神情是什么意思?他都許諾本宮會立嫡子了,那么貴妃就算生下皇子,又有什么用,本宮何至于下這個手!?”

    淑妃則是憋屈:“同貴妃聯手是家里做的決定,后來在廟堂上不幫貴妃說話甚至落井下石也是家里拿的主意……他們倒是好!自顧自的想了做了,本宮呢?本宮怎么辦?前番之事,貴妃雖然沒提過,就她的性-子,能不記恨上本宮?!這回的事情,雖然同本宮毫無關系,可你們剛剛都看到了,陛下聽說貴妃被謀害,那臉色……到時候貴妃但凡躺在病榻上,嬌滴滴的提上一提,陛下恐怕這輩子都得記恨上本宮!本宮被陛下厭棄也還罷了,可是本宮的孩子才多大?難道就要從此失了父皇歡心嗎?!”

    近侍安慰淑妃道:“娘娘,貴妃娘娘不是不好了嗎?那也未必還有機會同陛下提這許多呢?”

    萬一貴妃死了呢?不就告狀不了了?

    “貴妃沒了,她跟前的人不是還在?”淑妃卻還是不能放心,哽咽著說道,“那起子刁奴你們還不清楚?跟著他們主子學的,一個個刁鉆似狐!若果貴妃沒法子使絆子了,他們只怕作妖作的還要厲害!如今貴妃還沒死呢,陛下就心疼成那樣!要是貴妃當真不好了,她跟前的人說的話,你們說陛下能聽不進去?”

    這下子近侍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,只得干巴巴的勸道:“未必會到那樣的地步……沒準虛驚一場呢?再者這事情的確不是咱們做的,貴妃娘娘進宮以來風生水起什么時候吃過這么大的苦頭?絢晴宮主仆如今一定非常想抓到真正的罪魁禍首報復,哪里想得到那許多?”

    淑妃想想也是,哭著點頭:“也只能這樣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愣了愣,又有些不解,“可是……慈母皇太后都走了,這宮里卻有誰,手伸的這么長,竟然伸到了貴妃身邊?”

    主仆對望一眼,雙雙變了臉色!

    “……不說這些了。”淑妃立刻決定,“本宮同貴妃也算是姐妹情深,自來相處和睦的。如今貴妃遭了這么大的難,本宮不能沒有表示。這樣,你立刻去取些經書來,本宮即日起親自為貴妃抄經祈福!”

    這么做的不止淑妃一個,德妃、靖妃、婉妃、清舒夫人、賈昭容、伊修儀還有曲修容,紛紛選擇了差不多的做法。

    其中出自云風篁麾下的伊氏跟曲氏,甚至還加了個茹素,以示心誠。

    后宮雞飛狗跳亂作一團,從皇后往下,大氣也不敢出,唯恐被認為跟謀害貴妃有什么瓜葛,前朝卻也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主要是,淳嘉因為貴妃為人謀害之事,直接取消了朝會。

    這不是向來勤政的皇帝頭一次取消朝會,但,上一次,也是因為云風篁!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慈母皇太后欲歸還扶陽郡,陛下著意挽留,其情殷殷,卻也未曾耽擱朝政。”臣子們得知消息,大部分都是一個念頭,“如今為了區區一介妃子,卻這般罔顧政務,可見這貴妃,實在有些魅惑君上了!”

    “這算什么魅惑君上?”一片贊成聲里,殷衢冷冰冰的反對,“莫忘記,當初陛下為何因敏貴妃中毒震怒?蓋因絢晴宮乃后宮重地,敏貴妃亦是宮中高位,飲食起居,常與陛下一起,竟然為人毒害……豈是宮闈之福?!這等大事,不能徹查到底,消弭隱患,卻叫陛下如何放心?”

    諸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沒吭聲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被殷衢堵的沒話講了,而是知道這位因著自己嫡親外孫的緣故,是個堅定的貴妃黨。

    現在貴妃據說還生死難料,淳嘉連朝會都不來,可見何等焦心,眼下同殷衢辯駁,就算贏了,也難保這家伙不會一狀告到御前,讓他們成為皇帝的出氣筒。

    所以干脆不跟他爭,私下里卻逐漸開始了串聯,就是如何讓敏貴妃見棄于淳嘉?

    這種一而再拖累皇帝正事的妃子,久留宮中,非社稷之福啊!

    
最新網址:www.mrbig-hk.net
啃書小說網(啃書小說網)的最新網址: www.mrbig-hk.net 。CC域名非常好記。第一時間閱讀《這后宮有毒》的最新章節
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“左右鍵[← →]”快捷翻頁,按“回車鍵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節目錄.返回頂部

喜歡看這后宮有毒的人也喜歡看

尊龙d88app - 尊龙人生就是搏手机版